首页生活文章详细

我们都爱人设崩塌
  • 快审

您若网2020-03-21 11:48:31 69

最近人设崩塌的公众人物有点多,结合近几年的所谓的热点事件,我在反思一些事情。

1.

比起人的美好和正能量,我们更喜欢看到别人人设的崩塌和负能量的宣泄。

我们现在都特别反感鸡汤,特别反感正能量,特别喜欢看反鸡汤的段子,特别喜欢给那些揭露世界阴暗面的文章或者回答点赞评论,而且我们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一个【丧】的形象,比起当众抒发对世界的不满,更羞于表达对美好的赞许与期盼。

很多公众人物的美好,励志,实力都是正能量,但是正能量就像可笑的ZZ正确,不能在公共场合反对,但不妨碍我们在私下暗地里想着这人都是装出来了,其实背地里啥样都不知道。

然后一旦出现任何负面,我们就会开心的觉得你看吧,我说对了吧,她/他也不是好东西吧,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呢。

每次每个公众人物的人设出现问题,我们都会陷入一种【公众审判】的狂欢,我们的负能量诉求被满足,至于到底是不是她,有没有方法验证,这都不重要,我们随波逐流开心就好。

如果我们跳出来质疑了,惹得别人不能随波逐流开心或者流泪了,那么我们就会成为大家宣泄的新标的物。

大家都在感性爽着呢,你一个SB跳出理性破坏气氛,找死呢?

我不认为这种行为不正常,因为我自己也是这种形态,没有任何高尚一点点。

我只是偶尔会想,为什么事情越龌龊,越猥琐,越阴暗,越讨人喜欢?

这年头,我们笑点越来越高,哭点越来越低,可能是生活的压力真的太大吧。


2.

我们打心眼里是特别喜欢看到一夜爆红的人坠落的,如果是身边人,那是嫉妒加渴望。

我小学的时候最讨厌的人,就是我们班上那个老师最喜欢,唱歌最好,擅长打鼓,经常去电视台表演节目参加文艺比赛的男孩。

表面上,我们所有人当着他的面都在夸他,但是可能每个人背后都在祈祷他有一天倒霉。

他由于长期忙于唱歌打鼓参加比赛,没时间写作业,总是抄别人作业,那人一开始给他抄,后来变成了故意写错误答案让他抄,给他抄完自己再悄悄改回正确的。

一来二去,他的人设就崩塌了,老师当众嘲讽他是不写作业的小明星,没本事学习的小明星,我们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下课大家都去安慰他,但是人人都带着笑。

我也带着笑。

这确实是一种阴暗的快乐。

3.

我们支持或者反对一个人,本质上只是因为他恰巧帮我们做了我们想做的事儿而已。

早年看实话实说节目,我特别特别喜欢崔永元;

后来他反转基因,我特别讨厌崔永元;

再后来他卖所谓的有机食品,漏洞百出,我特别笑话崔永元;

再后来他孤身一人出来挑战整个娱乐圈的黑暗,我又死挺崔永元。

因为李天一案件,我特别讨厌他的律师张起淮,觉得这就是个人渣,垃圾;

后来王宝强案件,我又大声鼓掌张起淮律师牛逼,干的漂亮;

再后来苏茂享案件,我双手合十张起淮大神加油,救救可怜的程序员。

然后又是孙杨案件,我觉得张老师已经被玩坏了。

年轻的时候听许嵩,觉得真是才华牛逼;

再后来听许嵩,觉得SB非主流,什么垃圾;

现在再看许嵩,和那些乱七八糟的音乐人一比,还真是一个专心音乐的人。

我发现我们喜欢一个人或者讨厌一个人,本质上和他到底是什么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有的只是他有没有和我站在一个立场上而已。

顺我者三观正,逆我者MMP,我们都是这样。

但其实只有时间说了算。


4.

一个人有很多面,我们其实很喜欢只拿她的一个面来说事儿,为的只是能够圆上我们的观点,至于真伪或者其他方面,不重要。

当我们要宣扬奥运精神,宣扬运动员水平高的时候,林丹就成了牛逼的代名词。

当我们要讲一个渣男负心,婚后出轨的故事的时候,林丹就成了渣男的代名词。

当我们要讲一个明星不务正业,疯狂接广告接烂片拉低自己形象的故事时,古天乐就出来了。

当我们要讲一个明星热心公益,捐建无数希望小学的故事时,古天乐又出来了。

人是一个复杂的动物,一个人有很多面,每一面都不相同,这就是人。

一个街头打砸抢日系车的暴徒,转眼也可以为灾区捐上自己几个月的工资。

一个出轨劈腿的渣男,转瞬之间也可以在地震时冒死进入震区去救一些和他毫不相干的人。

一个体罚学生的老师,也可以是体贴入微的爱人,为心爱的人捐出器官,变卖家产。

在我们眼中,在我们口中,在我们笔下,需要的根本就不是真实,不是人的复杂,需要的只是人的某一面,来强化佐证自己的观点而已。

不管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,有没有求证过,只要真的有利于我们表达佐证自己的观点,就够了,如果还不够,还可以编一些事儿。

因为我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期望别人人设崩塌,内容越劲爆越刺激越好,当事人的感受与事情真假都不重要,只要让我爽,爽过之后7天就忘也没关系的人。

台上的人假正经,台下的人最无情。


快审推荐